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在线留言 > 文章列表

国茂股份IPO系列二:经营数据”打架” 涉嫌财务造假

作者:北京财贸天阶投资顾问有限公司 来源:www.usasheng.com 发布时间:2019-01-18 09:37:11
 

国茂股份IPO系列二:经营数据”打架” 涉嫌财务造假

  国茂股份的主营业务为减速机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招股书显示,2015-2017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1.01亿元、11.51亿元和14.78亿元,同期净利润为7578.12万元、9668.15万元和13367.85万元。

  令人不解的是,伴随着净利润的增长,国茂股份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却逐年下降。招股书显示,2015-2017年,经营活动生产的现金流净额分别为2.26亿元、2.07亿元、1.72亿元。报告期内净利润同比增长76%的情况下,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减少24%,这与正常的企业经营严重相悖。

  那么,经营产生的现金都到去哪儿呢?大幅增长的应收账款和存货给出了答案。招股书显示,2015年至2017年,公司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1.76亿元、1.89亿元和2.41亿元,报告期内同比增长37%;同期存货余额2.19亿元、2.53亿元、3.8亿元,报告期内同比增长74%,均超过营业收入增幅。

  按照以往,应收账款和存货的异常是证监会关注的重点之一,因为这最能看出企业是否存在通过各种手段粉饰业绩的情况。若应收账款和存货跟关联交易扯上关系,那就更值得警惕。而国茂股份在经营中恰恰是存在大量的关联交易的情况,这为粉饰业绩滋生了空间。

  

  跟重要经销商关系

  “藕断丝连”

  国茂股份的销售模式公司的所有销售模式均为买断式销售,根据公司是否将产品直接销售给终端客户,划分为直销、经销。经销模式是指公司与经销商签署买断式经销合同,将产品销售给经销商,经销商再将产品自行销售。直销模式是指公司直接与使用公司产品的企业签署销售合同,该类企业为公司的终端客户。招股书显示,2015-2017年,公司主营业务收入中经销占比分别为57.32%、 56.89%、56.80%,直销占比分别为42.68%、43.11%、43.20%, 具体如下:

  

500)this.width=500' align='center' hspace=10 vspace=10 alt="国茂股份IPO系列二:经营数据”打架” 涉嫌财务造假 ">


  通常,经销模式包括买断式销售和代理式销售两种,买断式销售在产品权属及风险转移至经销商时企业即可确认收入并结转成本,经销商的产品能否最终实现对外销售不会影响企业的收入;代理式销售在产品权属及风险最终转移至终端客户(或其他买断式经销商时)方能确认收入并结转成本,产品仅转移至代理式经销商时企业无法确认收入。

  买断式经销模式下企业确认收入与产品是否实现最终对外销售未直接挂钩,极易导致企业为了财务指标需要而做文章。因此,证监会在审核该类情形时主要关注经销商与企业之间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是否真正实现对外销售、是否囤货、是否转移成本、对经销商是否存在依赖等问题。

  令人唏嘘的是,国茂股份似乎同时踩了不少的“雷”。招股书显示,在公司重要的经销商中有13家均存在国茂股份曾代持股份的情况,而报告期内公司前五大客户大多是这13家经销商。

  2015-2017年,上述13家经销商的收入合计分别为1.51亿元、1.34亿元和1.86亿元,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3.84%、11.71%和12.72%。

  招股书显示,根据《企业集团登记管理暂行规定》第十四条:母公司可以在企业名称中使用“集团”或者“(集团)”字样;子公司可以在自己的名称中冠以企业集团名称或者简称;参股公司经企业集团管理机构同意,可以在自己的名称中冠以企业集团名称或者简称。

  为推广减速机业务,历史上部分经销商提出在合作中使用集团名称的需求。根据《企业集团登记管理暂行规定》的规定,经国茂集团同意,将国茂集团登记为该等企业的名义股东,使该等企业的公司名称登记为带有“国茂减速机集团”字样。

  国茂股份在招股书中声称:国茂集团曾名义持有上述13家经销商的股权,已于2015年12月至2016年7月解除了股权代持关系,国茂集团不曾实际控股或参股上述13家经销商。

  虽然,表面上国茂股份已经跟经销商撇清关系,但笔者发现公司还跟这些经销商保持诸多微妙的关系。

  招股书显示,国茂股份经销商常州国茂江涛减速机有限公司2017年向公司采购金额4029.68万元,为公司第一大经销商。其实际控制人花如开跟国茂股份的控股股东国茂集团同时参股迪科木业和常州湖塘商汇投资有限公司,其中国茂集团参股分别为53.33%、51%。

  此外,邯鄲国茂減速机有限公司和北京国茂辰吴传动设备有限公司两家经销商2017年向公司采购金额1375.11万元,其实际控制人为胡贺民。除了上述两家经销公司,胡贺民早在1997年成立一家邯郸市贺民机电设备有限公司,同时2014年还成立河北辰昊传动设备有限公司。

  笔者通过翻阅网上资料发现,2017年9月24日是邯郸市贺民机电设备有限公司成立20周年。邯郸市贺民机电设备有限公司隆重举行了成立二十周年庆典暨河北辰昊传动设备有限公司工厂运营正式启用仪式。而报道声称:邯郸市贺民机电设备有限公司是国茂减速机的品质经销商,并且国茂集团徐董事长还亲临现场。

  资料显示,邯郸市贺民机电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贺民机电)公司成立于1997年,位于邯郸市北环东路425号,办公面积1200平方米。目前是邯邢地区经营电机、减速机、工业自动化产品规模大,服务能力强的综合性机电贸易企业之一。是泰富西玛电机有限公司(上市公司)、深圳蓝海华腾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博世力士乐(西安)电子传动与控制有限公司(世界500强)、江苏大中电机股份有限公司、山东曲阜金升电机有限公司、国茂减速机集团有限公司(国内通用减速机产销量)、欧瑞传动电气有限公司的一级代理商。

  按照上述资料,以胡贺民为实际控制人代理国茂集团下减速机的公司共有3家,并且国茂集团和胡贺民的关系还不一般。

  值得注意的是,国茂股份针对这13家经销商的待遇,明显优于其他经销商。

  招股书并未披露对13家经销商销售产品的价格,仅仅以价格公允来表述,但从给经销商的返利来看即可窥见一斑。2015-2017年,13家A类经销商返利率分别为7.84%、7.56%和7.37%,高于所有其他A类经销商7.54%、6.41%和6.77%的返利率。而国茂股份对外声称:是因为13家A类经销商采购金额大所致。

  过于青睐的关系,给公司制造诸多粉饰业绩的可能,相关监管机构应当严查公司与各经销商的交易往来。

  除此之外,国茂股份经销商进行分类。其中,A类经销商指的是每年年初与公司签订销售框架合同的经销商。A类经销商与公司合作时间较长,能够认同公司产品和文化,具有较高品牌忠诚度,是公司销售网络的核心力量。A类经销商在每年年初与公司签订的销售框架合同中约定,A类经销商必须销售公司生产的“国茂”牌减速机系列产品,严禁销售公司具备生产能力的同类型产品的其他品牌。

  然而,作为国茂股份第二大经销商德州国泰减速机有限公司2017年向公司采购金额为2782.83万元,其实际控制人蒋有恩却玩起了“擦边球”。天眼查显示,蒋有恩还持有德州万事达传动机械设备有限公司,这家公司的另一位股东为河北志远减速机械有限责任公司。

  笔者从河北志远减速机械有限责任公司官网上查到,该公司是一家专注于减速机及其相关配套设备开发、制造、销售的专业性公司。主要产品:行星摆线针轮减速机、圆弧齿圆柱蜗杆减速机和齿轮减速机、四大系列减速机,另外还生产swl蜗轮螺杆升降机及减速机搅拌支架、三环减速机,喷灌专用减速机。

  而国茂股份主要产品为齿轮减速机和摆线针轮减速机,与河北志远产品重合,显然是国茂股份是竞争对手。河北志远和蒋有恩共同发起的德州万事达传动机械设备有限公司,主营业务之一就是销售减速机。

  存货数据“打架”

  涉嫌粉饰财务数据

  正如,文章开头所说,国茂股份存在存货大幅攀升的现象。而笔者研读招股书发现,其中的数据跟供应商披露的数据存在差距,并且差额多至过千万,不禁让人怀疑是否其中将数据进行粉饰。

  招股书显示,公司供应商江苏盛安资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安资源),2015年-2017年向公司销售金额分别为4717.69万元、6016.80万元、5943.64万元,三年均为公司的第二大供应商。

  盛安资源专业从事各类硬齿面、高精度齿轮的研发、制造、销售,是一家新三板上市公司。根据其披露的2015年-2017年向国茂股份销售产品的金额分别为4040.2万元、7171.86万元、5976.13万元,分别跟国茂股份相差677.49万元、1155.06万元、32.49万元。这些差距主要是什么原因造成笔者不得而知。

  
500)this.width=500' align='center' hspace=10 vspace=10 alt="国茂股份IPO系列二:经营数据”打架” 涉嫌财务造假 ">


  
500)this.width=500' align='center' hspace=10 vspace=10 alt="国茂股份IPO系列二:经营数据”打架” 涉嫌财务造假 ">


  
500)this.width=500' align='center' hspace=10 vspace=10 alt="国茂股份IPO系列二:经营数据”打架” 涉嫌财务造假 ">


  值得注意的是,在国茂股份供应商中仍存在着关联交易。招股书显示,常州市国泰铸造有限公司属于公司关联方,常州市茂邦机械有限公司报告期内曾属于公司关联方,与公司的交易属于关联交易。

  其中,常州市国泰铸造有限公司2015年-2017年向国茂股份销售的金额为6516.64万元、6774.74万元、2975.77万元,是2015年和2016年公司第一大供应商。而常州市国泰铸造有限公司是实际控制人之一沈惠萍之兄沈志平、沈志平之妻子许红峰合计持股100%的企业。

  国茂股份在招股书中对外表示:为了进一步减少及规范公司与国泰铸造之间的交易,公司于2018年4月出具了相关承诺,自本承诺函出具之日起,公司向国泰铸造的采购金额逐年下降,每年度同比下降不低于20%。

  然而,根据年初国茂股份签订的采购合同,预计向国泰铸造采购金额为3500万元,而此次作出的承诺是否兑现值得关注。

  此外,常州市茂邦机械有限公司作为国茂股份锻件类产品的供应商之一, 2015年度、2016年度和2017年1-3月,向国茂股份销售的金额分别为2582.71万元、3062.03 万元和652.89万元。

  常州市茂邦机械有限公司系发行人实际控制人之一徐国忠之兄嫂吴国琴、及吴国琴之子徐龙曾合计持股100%的企业。2016年3月,吴国琴、徐龙将其持有的全部股权转让给了无关联第三方。2017年8月,公司收购茂邦与减速机配件业务有关的机器设备及存货。

  对于以上情况,笔者猜想如若对盛安资源的采购数据暗藏猫腻,那对跟自身存在关联的供应商是否存在更多不可告人的秘密呢?针对公司IPO进展,笔者将持续关注。

推荐阅读/观看:武汉公司注册 https://www.whrdpx.com/gszc/

  • 上一篇:阿里妈妈张勤:技术与内容驱动互联网营销进入新零售时
  • 下一篇:最后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