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主打产品 > 文章列表

探秘永兴岛:跑道上收集雨水 一盘炒豆腐120元

作者:北京财贸天阶投资顾问有限公司 来源:www.usasheng.com 发布时间:2016-06-10 15:37:07
 

探秘永兴岛:跑道上收集雨水 一盘炒豆腐120元   《环球时报》记者在中国海军成立67周年前夕远赴西沙   登永兴岛,看中国军人血性   【环球时报记者 郭媛丹】4月23日是中国人民海军成立日。今年中国海军成立67周年的宣传主题是“永兴岛海军官兵”。中国海军不仅守卫和建设着美丽且重要的永兴岛,也是南海岛礁建设的守护神。带着和读者一样想要探寻的“永兴岛究竟是个怎么样的岛,是一个军事化的岛屿吗”“永兴岛上的中国军队是什么样子”“永兴岛上的军事部署是否必要”等问题,《环球时报》军事报道记者郭媛丹近日远赴西沙,探访一个真实的永兴岛。   军民两用的机场为净化雨水精心设计   永兴岛是西沙最大岛屿。2012年成立的三沙市政府所在地就在永兴岛上。从海南三亚到永兴岛180余海里。4月11日下午6时,《环球时报》记者乘坐海军运输舰从三亚某军港码头出发,高速航行,用时12个多小时,于次日清晨抵达永兴岛。金灿灿的阳光,碧绿清澈的海水,码头上黑色的系缆桩一字排开,等待着舰艇停泊。岸上高大的椰子树成了绿色屏障,有一些不高的楼房显露其中,其中一处挂着“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的字幅。   看起来和大多数码头一样。不过还是有些细微不同:与其他码头平坦的水泥路面不同,这里在路面中间增加了长方形的绿化带,绿色的草地上有幼小的椰子树,用三四根木棍支撑着。一些戴着草帽的工人正在忙着打扫。更特别的是码头上还修了几座凉亭,在这个没有围墙的码头,岛上的任何人不需要证件,不需要检查,都可以到凉亭休憩。这里的军营同样是没有围墙的,岛上居民可以去驻岛部队医院看病,也可以观赏著名的“将军林”。当然,重要的单位门口设有执勤的哨兵。   除了码头,另一个被外界关注的设施是机场。13日清晨,按照路人的指点,《环球时报》记者来到还在修建和完善中的机场。与记者想象中的戒备森严不同,已建成的机场主楼的玻璃门贴着“三沙永兴机场欢迎您”的字样,在入口处标注有“出发1”和“出发2”……看得出,机场是军民合用的,它的融合性还体现在机场设计上――因岛上淡水缺乏,为更好地收集雨水,永兴岛机场的跑道和停机坪都按照千分之五的斜度设计,雨水流入后,经过海军部队专业处理,不加任何药品就可达到国家饮用水标准,然后供岛上居民使用。 中华民国政府设立的“海军收复西沙群岛纪念碑”(环球时报记者 郭媛丹摄)   永兴岛上主要生活着三沙市政府工作人员、海军驻岛部队、武警驻岛部队、渔民、建筑工人和零星的观光游客。市政府、工商银行、邮电局、学校、社区居委会,以及流浪狗和WiFi网络样样都有。在路上的有大卡车、小轿车、电瓶车以及摩托车。挂着红灯笼的饭店门口摆放着椅子,门前树上还拉着吊床。如同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特点一样,永兴岛也有自己的风格:“样样都有”只表示具备了基本功能,但受自然条件所限,离“丰富”还差得太多。这里远离大陆,很多生活物品都需要从陆地运来,所以一盘炒豆腐卖到120元。   永兴岛上唯一的学校――永兴学校充分证明了三沙市的“小”。永兴学校是中国最南端的学校,2015年底成立,目前共有27名学生,都是岛上渔民的孩子。学校开设幼儿园、一年级和三年级课程。李儒茵今年8岁半,是学校里唯一的一名三年级学生,她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爸爸开了烧烤店、妈妈是负责打扫卫生的。”   驻军训练强度加大,并让国际法“为我所用”   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很多历史时刻都是首当其冲承载起建设任务的排头兵。根据《解放军报》报道,永兴岛上的军民比例为3∶1。在岛礁建设中,中国海军成为头等功臣,并担当着南海海域的守护神。24岁的士官张尧,17岁入伍便在岛上。《环球时报》记者见到张尧时,他正手持钢枪守卫在西沙石岛的界碑前。谈到这些年的变化,张尧说你们刚过来的路几年前是条小土路,现在已是长近1公里、宽约5米的海堤公路。岛上翻天覆地的变化离不开海军官兵的参与。2015年12月,中央军委委员、海军司令员吴胜利在“海空雄鹰团”命名50周年纪念大会上将“西沙精神、南沙精神、核潜艇精神”等概括为“听党指挥忠于党、能打胜仗打硬仗、作风优良为人民、爱舰爱岛爱海洋”的人民海军精神。   “岛上的解放军很好,有什么困难找他们,都会来帮助我们。”一位53岁、来自海南文昌的渔民向《环球时报》记者夸起当地官兵。美丽的西沙缺少淡水,于是全军唯一有编制的“雨水班”应运而生:专门收集雨水,并净化、输送淡水。1999年西沙就建成雨水收集净化库。十多年来,雨水班的战士收集净化了120多万吨雨水,换作市面上常见的18升装大桶水,是6667万桶;如果用载重量750吨的“琼沙3号”轮从海南岛专门运,需要运1600趟。除“雨水班”外,岛上的“雷锋班”也广为人知,只要群众有困难,比如家电、车辆、机械等修理工作或是渔船出海遇到危险,台风来了需要救助,都可以找“雷锋班”。   碧海蓝天、舰船椰树只是游人眼中的风景,真正生活在这里的人更清楚高温、高湿、高盐和缺水意味着什么。几个小时室外行走后,《环球时报》记者的脸便被晒黑。接受采访的官兵只有女兵穿上了白色的夏常服,穿训练服的男兵解释说,白色衣服容易脏,岛上缺水,不好洗,所以只有需要的时候才会穿。西沙某水警区司令员刘堂告诉记者,条件再恶劣,部队训练活动都要正常进行。防空袭、抗登陆,紧急拉动以及非战争军事行动演练都会按计划进行,“近来美国在南海频频搞小动作,官兵们训练的主动性、积极性比以前更强。以前是压着练,现在是自觉练,训练强度和难度比过去都大,但抱怨反而少了”。刘堂认为这就是军人的血性。   登岛前记者被提示的一项注意事项是“注意环保……避免破坏生态环境”。中国在南海岛礁建设中十分注意保护当地生态环境,但总有些国家对中国无端指责。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曾回应,中方岛礁建设经过多年科学评估和严谨论证,有严格的环保标准和要求,不会对南海的生态环境造成破坏。永兴岛海军部队港营科工程师王宪中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海军部队非常注意动植物的保护,除椰子树外,海军官兵在岛上种植了抗风桐、羊角树、野枇杷、马尾松等树木,种植面积达到几百亩。岛上的将军林就是源于搞好绿化、美化营区,每一位来到永兴岛的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及将军都要种一棵椰树,迄今已有1400多棵。为保护海洋生物,永兴岛严禁捕捞海龟、采捞珊瑚,并会不定期检查。对于岛上的生活垃圾也会妥善处理,有些要拉回大陆处理。岛上还有污水处理站,可将污水处理为中水,再次使用。   除专业化的保护生态环境外,守岛官兵对国际法的应用更让人印象深刻。驻岛海军部队作训科参谋金磊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娴熟地解释着《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国际海上避碰规则公约以及海上意外相遇规则等的实际使用。这些都是中国海军在南海地   “能战方能止战”越来越有底气   记得今年2月17日,针对美国媒体报道中国在南海西沙群岛的永兴岛上部署两套8枚红旗-9地空导弹及雷达,国防部新闻局在回应《环球时报》记者询问时的表态是:“中国在相关岛礁上的海空防卫部署很多年前就已存在,西方个别媒体的炒作纯属是‘中国威胁论’的老调重弹。”站在国家的高度,官方表态简洁、明了,政策性强。站在永兴岛上,这样的回应更让人感受鲜明、内心激动。在守岛部队军史馆内,入口处的西沙群岛历史概况中记载了西沙群岛被法国、日本、越南侵占的历史。1974年1月,中国人民海军遵照中央军委命令,进行西沙自卫反击战,从南越侵略者手中一举收复被占岛屿。   永兴岛上还有一块“海军收复西沙群岛纪念牌”,一面刻着“南海屏藩”,另一面是“海军收复西沙群岛纪念牌 中华民国三十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张君然立”。背景是在二战中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根据《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1946年9月中国政府组织舰艇编队协助广东收复西沙群岛和南海诸岛。纪念碑旁有一座日本侵略时的炮楼,炮楼为三层砖混结构,四面有窗户,沿着楼梯走到顶层,看着窗外的旖旎风景,很难想到当年战火纷飞的场景。   在岛上,随处可见迷彩色的炮楼,有些被废弃,有些有百姓居住。最出乎意料的是,在一家装饰颇有几分情调的美食园里,《环球时报》记者看到有两格展示栏,里面泛黄的照片主题写着“纪念西沙自卫反击战胜利41周年”,重现的是绿军装、红领章,斗志昂扬的脸庞,还有浪花四溅的反潜演练。   在北京路上的永兴学校,宁静平和。李儒茵所在二楼教室外面的墙壁上写着“主权三沙、美丽三沙、幸福三沙”,她天真地说:“我喜欢这里,海水很漂亮,有三种颜色,白色、绿色还有蓝色。”李儒茵说自己喜欢粉红色的花,她指着墙上一幅色彩斑斓的画说:“那是我画的。”永兴岛展示的是一幅内涵丰富的画面,包括“历史和当下,战争与和平,能战方能止战”。在此刻才能更深刻理解国防部发言人的这句话:“西沙群岛是中国的固有领土,中国拥有在领土范围内部署防卫设施的正当合法权利,以维护国家领土主权和安全。”   美国借“航行自由”的幌子,在南海地区制造意图不明的巡航,并和一些国家举行大规模军演加剧地区紧张局势。岛上一位军人说,西沙的平静就是被逐日增多的外舰所打破。据经常担负战备值班任务的金磊介绍,战备值班时非常紧张,常会有突发情况发生。但与几年前相比,现在金磊自信多了,除个人经验的积累,在这份自信背后更多的是不断强大的国力和军力。金磊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现在越来越有信心。装备由快艇换成了新型导弹快艇、新型护卫舰。除水上舰艇的装备,空中力量的部署也相应增强了。信息化设施的投入使用,信息化水平提高,越来越有底气。”(题图为郭媛丹摄)

推荐阅读:美基元整形 http://www.imeijiyuan.com

  • 上一篇:中国首个浮动核电站准备总装 计划建造20座
  • 下一篇:中新网-视频-国侨办组织侨商甘肃积石山“访贫问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