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温下市民生活

  他每天洗3次澡每晚到楼顶浇水降温

学生在闷热的教室里学习学生在闷热的教室里学习

  “呆在家里就像蒸笼一样,风扇吹着都热,受不了。”7月1日下午,家住海口市秀英区长流镇的曾柏光感叹。

  曾柏光家是二层楼自建房,他的房间在二楼。除了早晨,其余时间,房间里的床板,摸上去感觉都是发烫的。“想过安装空调,但是经济困难。”曾柏光说,中午和下午,都不敢进房间呆着,一般晚上8点左右,他就会上到楼顶,给楼顶浇水降温30分钟

  每一个晚上,曾柏光都要洗3次冷水澡。“吃完饭冲凉一次;进房间看一会儿书又热了,再冲一次;睡觉前,又洗一次。”

  目前待业的曾柏光正抓紧时间备考。白天,他总是爱到省图书馆自习。“图书馆有空调。”尽管从家里骑车过去需要40分,他都乐意。 (南国都市报记者徐善应)

  她度夏有妙招制作消暑美食“冰粉”

  邱女士来自四川,在海口定居生活已八、九年。酷热天气下,她想出了消暑小妙招��将从四川邮寄到海南的一种植物种子磨成的粉进行熬煮,歇凉、放冰箱一段时间……可口的“冰粉”,就这样出炉了。每天来上一碗,具有清热解毒功效。她在家尝试着制作,小孩很爱吃。一些朋友知道后,还向她购买。 (南国都市报记者徐善应)

  教室内如烤箱学生“热到爆”

  南国都市报7月2日讯(见习记者王子遥文/图)2日下午2点左右,记者在滨涯路农垦中学附近看到,赶来上学的学生们无不汗流浃背。初二(8)班窗户开得大大,却没有一丝风吹进来,班上不少同学自备了充电的小风扇。下午3点,农垦中学高中部,高一(2)班四台吊扇全力运转着,吹得桌上的书本“哗哗“作响,但不少同学仍不时拿起书本或者小扇子扇风。“教室里简直热到爆。”一同学忍不住抱怨。

  交警

  天热交通违规现象多执勤不懈怠

7月2日下午15:30,天气依然炎热,此时在海口市龙昆南大转盘,琼山交警大队5中队中队长梁庚平正带着几名协警在该路口执勤。  7月2日下午15:30,天气依然炎热,此时在海口市龙昆南大转盘,琼山交警大队5中队中队长梁庚平正带着几名协警在该路口执勤。

  “今天有些风,还不算太热,对我们路面执勤来说,这样还算可以的了。”梁庚平笑道。他从1995年入职到现在,已经当了20年的交警。每天的工作包括巡逻、处事故、纠正交通违规行为等,并带着队员在上下班高峰时段在主要路口进行交通疏导任务。“站在马路中间指挥交通的时候是最热的,不只是太阳晒,汽车尾气产生的热浪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人像进了烤炉一样,路面感觉是软的,鞋底都是烫的。”梁庚平说,最近连续高温,不管是开车还是走路,人们都比较急躁,因此,行人、电动车闯红灯、车辆追尾等现象都有所增加,尤其是龙昆南大转盘路口,属于海口的交通枢纽,车流量非常大,执勤不能懈怠。

  “天气热,人们情绪比较躁,我们需用更大的耐心来劝导和处置。”梁庚平告诉记者,应对高温,中队也对路面执勤方法进行了调整,比如,在非上下班高峰期,执勤队员可以适当地站在阴凉一点的遮阳棚下观察,发现情况再处理。另外,去年起,上级主管部门也为基层交警办了一件好事实事,那就是在路口建起交通岗亭,执勤的交警队员有了一个可以喝水和歇脚的地方。

  记者问他的心愿,梁庚平呵呵一笑,“天气我们不能改变,只希望大家都能遵守交通规则,再就是信号灯不要突然故障,那样我们得到路中央指挥好久。”

  环卫工

  大太阳底下不午休怕热就不能干这一行

环卫工肖女士烈日下不停擦拭脸上汗水。记者汪承贤摄环卫工肖女士烈日下不停擦拭脸上汗水。记者汪承贤摄

  7月2日中午12:15,在中国城公交站附近路段,环卫工王玉正在烈日下清扫着路面的垃圾。一顶“越南帽”、一身橙黄色的工作服、一副厚手套,全身上下除了眼睛,连脸和脖子都用毛巾包得严严实实。

  “包成这样会很热,流汗多,但不包成这样会晒伤的。”王玉今年41岁,已经当了2年多的环卫工。每天清晨4点半,她开始扫街,早上8点回家休息,中午12点又到岗位,一直忙碌到下午3点多。这段时间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人们都尽量往阴凉的地方躲,而她却只能在太阳底下清扫,就更别说午休。

  王玉负责的中国城公交站附近路段,占道摆摊的较多,摊贩、食客总爱扔垃圾,不管是早上还是中午,只要一上班,王玉就得不停来回地扫,一个中午就能扫出四五车垃圾。

  “有些工作总要有人做,怕热就不能干这一行。再说了,我们不是也有高温补贴么,天气热的时候,领导有时还给我们发饮料发板蓝根。”说话间,王玉习惯性地用衣袖在额头上抹了一把汗。

  说到心愿,王玉说,“希望在这儿摆摊的能少一些,垃圾少扔一点,我们也就不用扫那么累。”

  快递员

  赶速度顾不上吃午饭不送完包裹不放心

小龚在烈日下送快递。记者胡诚勇摄小龚在烈日下送快递。记者胡诚勇摄

  南海大道、华庭路、华庭横路、城西横路,一共追了4条街道,记者终于在兆南龙都小区门口堵住了快递员小龚师傅。“不好意思,单子多,得赶着送,要不你到公司采访吧。”他这么说。

  小龚师傅今年30岁,负责所在城西、金盘片区的快递业务,平时每天有100多单要送到客户手中,遇到购节日时,每天甚至要送几百单。

  小龚师傅的交通工具是一辆电动车,不少包裹得送到住户家中,走街串巷爬楼梯便成了家常便饭。也许是因为年轻,尽管很热很晒,小龚师傅也不愿多套一件衣服防晒,还是只穿着一件短袖,外加一副墨镜。身边也没有备瓶水,而是渴了再买冷饮。

  2日下午13:10,已过正常午饭时间,但小龚师傅还没有吃午饭,对此他的解释是,“快递要求速度,今天没剩多少单了,送完再吃,不送完不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