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公司荣誉 > 文章列表

中非友谊曲折:曾有国家同中国建交后公开见台湾使团

作者:北京财贸天阶投资顾问有限公司 来源:www.usasheng.com 发布时间:2018-05-18 14:32:12
 

中非友谊曲折:曾有国家同中国建交后公开见台湾使团 核心提示:几内亚国家元首出面接见了台人员,甚至公开说,我们接见了来自福摩斯(即台湾)的中国代表团。还说,我们已经明确回答接受这个国家的外交机构。 第二次亚非会议筹备会议会场 本文摘自:《百年潮》2015年8期,作者:陆苗耕,原题为:《陈毅情系非洲》,本文为节选。 力主第二次亚非会议在非洲召开 第一次亚非会议的“万隆精神”对推动亚非国家民族独立运动产生了极大影响,经过一段时期的磋商、酝酿,亚非国家准备召开第二次亚非会议,普遍希望会议在非洲举行,时间安排在1965年。中国政府完全同意上述想法。1964年4月10日在印尼首都雅加达就讨论第二次亚非会议召开事宜举行亚非国家外长会议,陈毅被东道国点名邀请与会。陈毅抵印尼后,努力了解会议动向,多数国家的意见是,第二次亚非会议应该在非洲国家召开,体现亚非两大洲国家相互合作的精神。陈毅同时了解到东道国总统苏加诺主张第二次亚非会议地点仍在印尼,时间放在当年。陈毅为使会议顺利进行,便积极做东道国的工作,迅速拜会苏加诺总统,进行劝说:总统阁下如果主张第二次亚非会议在非洲开,就是支持了非洲的斗争,顾全大局,表现了政治家的风度,证明你无私利打算,去发言就响亮。陈毅讲话立意新颖,寥寥数语,非常自然地打动了听者。苏加诺总统觉得很有道理,同意了该会在非洲召开,但时间上仍主张当年。接着,陈毅采取摆实际情况的做法,说服对方。他说:今年7月有阿拉伯首脑会议,8月有非洲首脑会议,10月有不结盟国家会议,以后又有英联邦会议和联合国大会,国家领导人长期在外开会怎么行呢?陈毅看出苏加诺的态度在发生变化,便进一步劝说,亚非会议和不结盟会议不应互相竞争,而应该互相补充,即使竞争也不必用抢先开会的办法……陈毅通过循循善导的说理,终于让苏加诺松口道:时间问题还可以商量。  在会议地点、时间问题解决后,又出现了新的障碍。印度代表在会上突然提出邀请苏联参加第二次亚非会议。陈毅从容应对,采取了既坚持原则又注意灵活机动的斗争策略。他明确指出,苏联是一个传统的欧洲国家,这是小学生都知道的地理常识,苏联在联合国也从未参加亚非集团活动。中国反对邀请苏联,是为了维护万隆精神,维护亚非会议原则。如果屈从于某些大国的压力而放弃原则,将使我们亚非会议蒙受耻辱。陈毅的讲话句句有理,绝大多数国家代表都表示赞同。在这种有利的形势下,陈毅又做一些国家的工作,指出要从亚非团结的大局出发,主张做些让步,防止印度代表退出会议。最后筹备会采纳了陈毅提出的方案,照顾了印度方面的面子,以未达成一致意见为由,“苏联与会问题”不列入首脑会议议程。大会秘书长、印尼副外长高兴地说,对陈毅元帅在本次会议中为维护万隆会议所做的贡献,对他民主地顾全大局的精神,我们要行脱帽礼表示感谢! 积极发展中国与非洲国家友好关系 周总理对阿尔及利亚革命的胜利给予高度评价,称赞这是“继中国和古巴之后,60年代的伟大事件”。作为曾经统兵百万、横扫千军、战功卓著的元帅外交家陈毅,对以武装斗争夺取全国胜利的阿尔及利亚自然怀有特殊的好感。他在出任外长不久,就于1958年12月热情接待阿尔及利亚临时政府向中国派遣的第一个正式代表团,并诚挚地向对方表示,“在今后的岁月里,阿尔及利亚人民永远可以指望六亿五千万中国人民对他们的坚决支持。”他同阿临时政府军备和供应部长谢里夫分别代表两国政府签署《联合公报》,确定12月20日为两国建交日,中国成为除阿拉伯国家之外第一个承认阿临时政府的大国。阿方对中方的接待表示非常满意。陈毅赴机场欢送时,又向阿代表团表示:中国人民的心将永远同你们的心紧紧地连在一起。陈毅副总理四次涉足非洲,每次都光顾阿尔及利亚,积极加强中阿友谊。最突出的是,1964年11月,陈毅率党政代表团访问阿尔及利亚,出席阿武装起义10周年庆典活动,与阿人民进行广泛接触。他向阿烈士墓敬献花圈,对阿牺牲的革命烈士进行深切的悼念。陈毅副总理同阿总统本·贝拉举行了两次会谈,双方就国际形势和中阿友好关系广泛地交换了意见。陈毅利用各种场合高度评价阿革命的胜利,盛赞1954年11月1日的武装起义,创造了阿尔及利亚历史新纪元,开拓了阿尔及利亚人民历史胜利的道路。阿尔及利亚革命为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提供了光辉的榜样。  几内亚于1959年10月4日同中国建立外交关系,是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最早与中国建交的国家。中国第一代领导人对中几友谊倾注了许多心血,陈毅副总理做出了宝贵的贡献。当年几内亚与中国建交后不久,就出现了“两个中国”的问题。中国首批外交人员抵达几内亚首都科纳克里后,就发现台湾当局的高级官方人员也在几首都,一个是台“部长”,另一个是台“外交部专员”。几内亚国家元首出面接见了台人员,甚至公开说,我们接见了来自福摩斯(即台湾)的中国代表团。还说,我们已经明确回答接受这个国家的外交机构。几方的做法,显然有悖于中几两国建交公报精神,周总理指示要审慎对待。中国驻几内亚大使馆做了交涉后,几方态度有些变化。陈毅副总理对此说了一句非常形象而幽默的话:人家人是黑的,心不一定是黑的嘛!还做出了重要批示:在反对“两个中国”的问题上,对美国和几内亚这样的非洲新独立国家还是应当区别对待,同前者要针锋相对;对后者立场要明确,道理要讲清。只要几方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人民的唯一合法政府,并保证今后不再发生同样的事件,交涉可以考虑适可而止。经中方向几方进一步做工作,阐明中国在原则问题上的鲜明立场,同时对几方的具体困难予以大力关心之后,几方的糊涂观念得到澄清,态度发生明显好转,表示几政府同中国政府友好合作是他们的既定方针,今后不再发生此类事件,并明确表示要进一步加强双边关系。杜尔总统多次来中国驻几内亚大使馆做客,双边关系取得了迅速进展。1960年9月10日杜尔总统率领庞大的政府代表团访华,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位非洲国家元首对中国的访问,这在中非关系史上具有特殊意义。  马里独立后,中国向马里援建了一批与人民生活密切的轻工业和农业项目。周总理非洲十国之行时,与马里总统凯塔多次进行深入会谈,中国对外援助八项原则首次写进两国联合公报。陈毅副总理全过程地参加了这八项原则的制定,对八项原则的精神实质理解很深。他曾向国内同志意味深长地解释这些政策说:“帝国主义的援助,就是养成你对他的依赖。给你点鸦片烟抽,你抽上瘾就不能摆脱我了。中国的援助是别开生面。因为我们受过这种援助的害,就能体己谅人,帮助他们走上自力更生道路。”他举例:中国帮助马里建设了碾米厂、皮革厂、卷烟厂等等。马里人爱喝茶,过去每年从中国进口,现在中国却派专家帮助马里人民自己种植和炒制茶叶,而宁可失去自己的茶叶出口市场。 陈毅副总理把加强中马友好合作关系作为对非工作的重点之一。1965年9月他访问了阿尔及利亚、马里、几内亚三国,其中对马里访问时间最长,达一个多星期。马里是有名的沙漠大火炉,热浪滚滚,成天让人感到在洗桑拿浴。陈毅副总理不顾炎热天气,连续开展对外活动。不仅在首都,还到外地实地考察中国援建的项目。他同马里总统、部长、党的负责人多次进行会见、会谈,重点交换对发展经济的看法。针对马里经济困难,陈毅副总理向对方提出了按照自力更生方针加以解决的八项措施:(1)节约行政开支;(2)工业项目重新排队,尽量不搞非生产性建设;(3)节约外汇开支;(4)严惩贪污盗窃和投机倒把;(5)加强国防力量,封锁国境线,制止走私;(6)妥善安排支付外债和利息;(7)发展工农牧业生产;(8)中央指定得力干部管理经济。对于马里方面提出增加投资项目、扩大贸易额、帮助转口一部分马里需要外汇进口的物资和继续提供外汇贷款等要求,陈毅副总理都表示予以积极考虑,答应马里,中国可把罗马尼亚等国进口的石油转口给马里。马里政府对陈毅讲话非常满意,并根据讲话精神组成了贸易、交通运输等四个小组委员会,研究克服困难应采取的措施。马里政府在大抓农业生产、节约外汇开支等方面推出了一些新举措。  中国长期以来鼓励马里人民走维护民族独立、发展经济的道路,并尽力予以帮助和支援,中马友好深入人心。由于中国第一代领导人花大力气夯实了两国关系的牢固基础,所以马里的几代领导人都坚持执行同中国友好的政策,成为中非友好的一个榜样。

“新智教育”是由多家教育公司联合成立的专业化集团公司;更是国内线上家庭教育领军品牌。我们承诺:不断推广并普及家庭教育理念。以服务家庭,回馈社会为终极战略目标;以创造物质精神和谐的生活空间,帮助千万家庭树立正确的家庭教育理念为己任。本着“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的宗旨,努力为祖国培养更多“高素”“高能”“高分”型卓越人才而坚持不懈。推荐阅读/观看:武汉夜场招聘 http://wuhan.666dr.com

  • 上一篇:食品安全办:3300罐冒牌乳粉尚未查明下落
  • 下一篇:最后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