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公司荣誉 > 文章列表

常玉:那株栽在巴黎的中国盆景|乾隆皇帝是几阿哥

作者:北京财贸天阶投资顾问有限公司 来源:www.usasheng.com 发布时间:2015-08-10 10:16:51
 

常玉:那株栽在巴黎的中国盆景

常玉:那株栽在巴黎的中国盆景

花中君子 孤寂而优雅

此次常玉的拍卖品《蓝色辰星(菊花与玻璃瓶)》,油彩纤维板。

民革中央画院专家委员会委员朱浩云分析,“白”在中国则代表着纯粹,是意识的全然转化,而墨黑及素白在中国的绘画美学上则是最能表现纯粹原始的自然之源。

在中国传统水墨画中,“墨分五彩”,指的便是墨色在素白的画面上展开的无限空间。而常玉幼年熟练书法,熟稔线条用法,以“书写”抒意心中情怀,自成法度。线条是常玉绘画的灵魂,也是用来支撑花朵的支架,力透锦菊的瓣脉。

《蓝色星辰》中每一根线条,尽显刚健柔美,形成枝桠,剔透的银线则勾勒粉嫩白菊,将它化虚为实。画家有意识地使锦菊摇曳生姿,牵引观者视线,成为画中视觉中心。

另外,常玉用笔特殊,以枝桠为实线,分层墨线,第一层打底,迭上第二层枝叶则加强视觉效果,在墨色氤氲中表现出枝叶伸展的微妙动态。与之虚实相应的花瓣线条则仿佛银线,以油画笔尖透开颜料若墨笔中的飞白效果,反客为主引,赋予立体感。

常玉作品中的光影表现也令人玩味,有别于西方直观的光影表现手法,常玉以体现东方人文墨晕方式,让瓶中菊花自幽暗背景中自体发光,犹如清朝八大山人之语“浑屯中放出光明”,利用富含水气的蓝色油画颜料,恪守东方水墨氤氲技法,让环绕在枝桠旁的蓝色水气形成氤氲光体,成为画中光源。

常玉刻意使用蓝色背景让空气中透含水气,在幽蓝层次中发出蓝光。常玉身处西方,却选择蓝色精心布置一道暗风景,以靛蓝包覆枝叶制造幽暗光源。

独特的画作,不曾在西方重视科学、逻辑、透视的绘画表现方式中见到,在华人艺术家中,也是首位用以油画颜料展现水墨氤氲的画家,运用中西创作技法臻至纯熟,在当今东西画作之中别无他人。

朱浩云评价,常玉是二十世纪初跃上国际舞台的华人画家,他的画作给予观者隽永韵长的净度与纯度,犹如瓷瓶上的釉描创作又如质朴的木刻版画,竭力低限颜色、线条、造型,却丰盈观者在视觉及心灵上的感受,忠实反映少即是多,虚实相照的东方哲理。除了恣意畅游于他的油画技巧外,作品并给予观者物我共生,天人相应的东方哲思。

常玉是谁?中国“马蒂斯”

记者采访了数位武汉地区书画家,对常玉画作拍出高价新闻,他们都不解地反问:常玉是谁?

常玉被誉为中国十大油画家,但一直不在公众甚至专业人士的视线内。

朱浩云说,常玉本该是一位举世知名的画家,但因为其个性淡泊名利,对于画商、艺坛里的商业行径无法适应,晚年竟潦倒孤单。

常玉与徐悲鸿、风眠及刘海粟都是同时期的画家,但生前却未享有同等的盛名,艺术之路一直走得孤独,特别是上世纪40年代末,在巴黎有一定影响的常玉曾在纽约呆了一年半的时间,可惜他的作品未能卖出去,他又回到巴黎,继续忘我地从事艺术创作。尽管常玉的作品后又被入选法国独立沙龙,但反映平平。

从常玉存世作品看,他的创作受野兽派和立体派风格影响,作品题材多以人体和花卉为主,长于变形处。所作裸女,单线勾勒,婀娜而丰韵,充盈着含蓄、大气、浪漫的艺术气息。他的花卉静物则寂静优雅,孤独而美丽,无声地触动观者心灵深处。

有专家认为常玉是“不昧世俗,我行我素”,是近现代绘画艺术上超现实主义的典范。常玉朋友达昂曾称常玉是“中国马蒂斯”。朱德群曾评价说:“常玉是我的朋友,他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与我的老师林风眠一起到法国的。他的画非常有格调,有品位,很高超……常玉应该得到世人的重视。”

由于常玉常年旅居海外,以职业油画家谋生,国内对其了解并不多。常玉去世后,台湾的文博机构多次举办了常玉作品展,大大提升了常玉的知名度。

年少去国 客死异乡

黄永玉在书里回忆,1950年代初期,中国文化艺术团来到巴黎,既访问了毕加索,也访问了常玉。

常玉一个人住在一间阁楼里,一年卖三两张小画,勉强维生。代表团中一位画家欢迎他回国做他当年杭州美专的教授,常玉却说:“……我早上起不来,我起床很晚,我……做不了早操……”

1966年常玉在巴黎自己的画室死于煤气中毒。

吴冠中说,常玉的作品使人立即联系到八大山人,那些孤独的鸟与兽,那些出人意外的线的伸缩,那比例对照的巨大反差,吐露了高傲、孤僻、落寞、哭之笑之。

“常玉画了那么多盆景,盆景里开出绮丽的繁花,生意盎然;盆景里苟延着凋零的残枝,凄凄切切,却锋芒毕露。由于剪裁形式构成的完整饱满,浓密丰厚的枝叶花朵往往种植于显然不成比例的极小花盆里。我觉得常玉自己就是盆景……”

常玉出身书香门第,幼年师从名家,1920年20岁时到巴黎学画。当徐悲鸿刻苦作画练习基本功时,富裕家庭的常玉穿着考究,和美丽的法国女友坐在圆顶咖啡馆,讨论蒙帕纳斯的气温会不会比枫丹白露高那么几度;或者拉着小提琴在咖啡馆画画。

几年后,经商的兄长去世,他短暂回国奔丧,再也不曾归来。

失去经济支助,他得到法国收藏家的赞赏,但他不善与商人打交道,就此与艺术市场渐行渐远,变得籍籍无名。

他离世后,作品成捆地出现在巴黎拍卖市场,售价仅数百法郎。1980年代后,单张的售价涨至数万法郎。

不久前在香港佳士得2015春拍“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专场,常玉作品《蓝色辰星(菊花与玻璃瓶)》,以8188万港元成交,成为本场拍卖最高成交作品。据悉,这件作品创作于1950年。此前《五裸女》更是以惊人的1.28亿港元创下其画作的最高拍卖记录。

》》》更多精彩资讯,尽在大楚文化



  • 上一篇:男子网购遭强行发货 投诉卖家被威胁“|通天干探演员表
  • 下一篇:日本公明党要求首相助理道歉并撤回不当言论|简笔画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