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租、兼职、接零工的创始人:还有口气儿就要坚持
本文摘要:投稿来源:懂懂笔记马云说,创业一旦开始永远都停不下来。只须没到关门的最后一天,每个创业人士都在拼尽全力一搏。面对疫情的突然袭击,大量实力薄弱、资金有限的创业公司都

投稿出处:懂懂笔记

马云说,创业一旦开始永远都停不下来。

只须没到关门的最后一天,每一个创业人士都在拼尽全力一搏。面对疫情的忽然袭击,海量实力薄弱、资金有限的创业公司都在积极展开自救,而在“危”与“机”并存的环境下,降薪、减员不再是创业人士自救的最佳选择方法,有些创业人士选择休养生息、养精蓄锐,放慢进步步伐,减轻负担保留实力;有些创业人士则挖掘所有可以带来收入的业务,一司多能、一人多职,努力创造营收。

对于当下的创业人士而言,只有让企业熬过去这个坎,才会有“满血复活”的一天。走近他们,知道他们采取的各种方法和方法,对更多创业人士有着深刻的意义。

张瀚 深圳

(创业三年 区块链技术应用范围)

举措:休养生息 等待机会

三年前,我刚刚大学毕业就和几位师兄一同创立了这家公司。

企业的业务是区块链技术的研发应用,大家在2019年初拿到了50万元的种子轮筹资,团队渐渐壮大起来,办公室的地方也从深圳宝安的福永,搬到了最具备科技环境的南山大冲。

今年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企业的进步计划。大家所有些区块链技术改造项目都陷入停滞,有些单子等于是丢了。失去了后续收入,公司非常快面临着“失血”的困境。

和其它行业的创业公司不同,区块链技术应用范围现在非常难独立创造盈利。一直以来,大家主如果通过技术改造企业传统项目,同时借用合作企业的资金投入,以此保持着存活。也就是说,只须项目中止,无论降薪还是裁员,团队都难以“止血”。

深圳全方位复工后,我和师兄也都考虑过探寻新的筹资续命。但今年创业公司筹资非常难,资金投入机构也都愈加小心。很多机构更倾向于或有限的资金投给当下最热、盈利快的网络红人孵化机构,第二是在线医疗、电子商务、云数据范围。大家向十几家资金投入机构发去了公司最新的商业计划书之后,基本都没了下文。

两周前,仅有些三名职员也都辞职了,在和其它创始成员商量之后,大伙基本上放弃了通过筹资续命的计划,开始进入“冬眠”状况。作为创业人士,从创业开始就应该有觉悟,当公司面临着困难时,大家应该放弃支取工资。但即使所有创始成员都中止发工资,其他职员和房租的本钱加在一块,公司每月开支还是高达两万多元。

虽然业主方已经减免了2月份租金,但公司前后拖欠大厦物业的租金也达到了五万元。大家假如继续上班只能产生更多的本钱,短期内难以创造新的收益。不能已之下,公司上周退租了坐落于南山大冲的办公室,目前几名开创者都开始在家办公。大家要在将来一年休养生息的同时,开始刮骨疗伤。

说实话,没了办公室租金的支出,团队的重压减轻了不少。但生活还是面临重压,创始团队这几个人都是奔三的年龄了,总不可以都窝在出租屋里继续啃老,等待家人救济。

以我为例,除去平时生活开销,由于要偿还拖欠的租金,信用卡已经透支、花呗也欠了两万。我目前每餐都是靠康师傅红烧牛肉面解决。

昨天我和几位师兄做了决定,暂时搁置企业的主营业务,开始外出找工作。大家需要探寻新的工作,以缓解目前的生活危机,先解决温饱再说以后的公司进步。

大家都约定了,这个决定并非放弃创业,而是通过工作先度过眼下的危机,积攒资金等待机会。待疫情的影响减弱,各行业陆续复苏,公司能探寻到新的合作项目,再开始组建团队,继续创业。

相比其它创业公司降薪、裁员,苦苦支撑,我感觉临时解散创业团队,在各自打工同时探寻新的机会,应该是最好的选择。尽管现在求职艰难,但我会努力在网上投简历,尽快探寻适合的机会上班。

只须留得青山在,何怕没柴烧?

白浊(花名) 南京

(创业四年 奢侈品海淘电子商务)

举措:兼职挣钱 “养活”团队

这一阵子,我想过解散团队,临时的那种。但又害怕机会来了,团队、资源又找不回来了。

四年前,我叫上了几位志同道合的好友、同事,一块创立了这家用电器商公司,大家主要做的是海淘,奢侈品和小众设计师品牌。今年1月份将来,部分会员对海淘奢侈品的购买欲望减少,有些海淘途径也受阻了,业务基本上没办法正常拓展。

新年后那三个月,大家每月的海淘订单仅有两三单,营收几乎可以忽视不计。创始团队的三个成员早都自发放弃了领薪,但因为企业的十几位基层职员都没股权或者期权,所以也不好减薪或者中止发工资。

近期为了维系公司基本经营,股东合议决定退租一间办公室,很多基层的职员这几天对于挤在一块办公(一个大开间)都颇有微词。虽然不会明着说,但我了解,职员一定在议论,感觉公司快不可以了。

的确这样,作为一家创业仅四年的海淘电子商务平台,公司规模有限,现金流吃紧,而且年后现金流也只够公司保持两、三个月的开支了。假如不可以准时体验业务,半年内团队只能解散。

尽管目前很多行业都已经复工、复市,但眼看着业务仍旧毫无起色,我和其他几位股东也开始害怕了。我非常担忧一旦团队解散,公司宣告破产后,海淘、奢侈品的市场即使渐渐复苏,但人才流失后,资源的重建,团队的重建可能都会非常难。

其实4月份发工资时,企业的资金已经支撑不住了,但为了让职员放心并没对外宣布。作为创业人士,需要扛下所有的经营危机,对公司职员、追随你一块创业者,尽最大努力,负起责任。这个难关,借钱也要扛过去。

其实最难的是,明明知晓公司账上快没钱了,还要在职员面前做出胸有成竹的样子,打碎牙齿和血往肚子里咽。

由于新的筹资无望,还银行的商贷也非常难拿到。目前我和几位股东也都开始在朋友、熟人的公司做一些“兼职”了。公司里分管市场工作的创始成员,在他亲戚的一家在线教育机构帮做在线师资的培训;另一位分管财务的成员,兼着给亲友的企业做记账报税工作;我也在朋友的一家快消品企业里兼职做销售培训。

说实话,股东的精神重压真的比职员大不是一丁点儿。而且大家兼职赚到的收入,大伙一分钱都没拿,全都用于发放职员薪酬,支付办公租金了。

这个状况不知晓还会有多长时间。我感觉只须坚持下去,把其它经营海淘奢侈品的角逐者熬死,就有活下去的机会。假如市场复苏,国外途径恢复,公司肯定能第三进步起来。其实这也是支撑着我、所有创业合伙人坚持打工挣钱,维系团队正常运作的最后信念了。

严育勇 福州

(创业四年 手游行业)

举措:临时转型“以战养战”

这两周,我在朋友圈开始发一些微信小程序开发的广告了。不少朋友都以为,大家转型做微信小程序开发了,其实不是,企业的主营业务还是游戏。

可能有人觉得今年受疫情的影响,很多用户都会宅在家,对于手机娱乐的需要大增会给游戏产业创造新机会。其实,游戏行业并不乐观。

机会一定是有些,但流量几乎都往行业头部聚集,主流网络游戏的日活空前激增,而那些初创的、小规模的游戏企业,存活比以往愈加艰难了。其达成在玩家氪金也是愈加少,直接影响到不少企业的常规收益,这也让大家原本困难的经营情况雪上加霜。

上个月初,有合伙人建议团队解散,担忧疫情是一场持久战,不知何时才可以熬出头。我想想也感觉算了,公司创立到今天三年,团队开发的手机游戏也是不温不火,可能到了放弃的时候了。

但此后几天,我偶尔在网上到了一篇文章,是关于英国莲花汽车企业的进步历史。这家企业专注赛车、国际比赛,但因为公司规模小,常常被赛事主办方剥夺参赛资格,难以有盈利,养活公司。

为了赛车的研发、参与国际赛事,莲花公司开始制造乘用汽车,帮其它厂家设计汽车,并以此赚到的资金第三投入到赛车的研发、赛事当中。我感觉到莲花的开创者应该是一位十足的赛车迷。

既然莲花可以通过“以战养战”,我为何不能?

我立刻和另外几位合伙人开会探讨,建议大伙决定找出现在公司团队可以胜任的、市场主流的、有巨大需要的盈利业务,在通过这部分小业务维系公司正常生经营的首要条件下,继续开发大家热爱的游戏。

在经历一番讨论之后,大伙不约而同的选择微信小程序开发,将其作为目前维系公司存活的新业务。随后,大家一块开了一场动员会,和研发部门、职员说明了设想和目的,也获得了团队的理解。

因为疫情的影响,很多企业的线下活动停滞,有很多企业期望借用微信小程序发展线上途径。几位合伙人在朋友圈发了广告后没过一天,开发的需要就便找上门了。

目前公司已经调动几位研发工程师,参与到项开发工作当中,仅仅过去这一个月,团队便开发了将近二十组微信小程序。这样一来,公司也有了些许收益,团队不需要解散还能正常发放薪酬,办公租金水电的支出也有了着落。

我感觉,只须支撑到疫情结束,行业可以复苏,游戏市场总会让大家这部分小微企业获得更好的回报。

做事儿嘛,其实只须坚持创业的初心即可。毕竟我非常喜欢做游戏,即使作品的影响力难以和大公司匹敌,我也期望能一直做下去。

写在最后

在疫情的影响下,业务难做是现实情况。对于规模小、实力弱、资金短缺的初创企业而言,活下去是最大的心愿。

有调查数据显示,现在部分初创企业的资金流,仅能保持团队正常运作不足三个月。因此,部分感觉无望的创业人士暗然离场,但也一些初创企业开始了花式自救。他们的自救方法不再局限于降薪或者减员,有些企业休养生息,同时等待新机会,有些承接各种力所能及的业务,等待危机之后的景气复苏。

对于创业人士而言,疫情之下有“危”有“机”,很多行业面临新一轮洗牌,只须积极自救,度过艰难的时期,总会有新的机会诞生。按理说,方法总比困难多,抱怨不如放手一搏。

相关内容